总有人说我是小学生

被通缉的xié教白嫖大队废材咸鱼队长游戏渣在上

【晓薛】听雨

* 人设墨香铜臭
* ooc严重
* 是小刀刀……
* 原本只是小段子,突然就刀了(´Д`)
* 警惕,没看过原著(在同人里潜水摸鱼多年)梗是自己想的,文笔有限(还是新人请包涵)

薛洋最近迷上了听雨,一到雨天他就喜欢跑到屋檐下听雨,看到街上淋雨的人落魄狼狈的样子就哈哈大笑,但他还是喜欢静静的听雨,一个人听。

经常被薛洋光顾的小摊老板发现薛洋最近有点不一样,竟是不打人也不骂人不抢东西也不掀摊子,这还是那个人人敬之的薛洋吗?莫不是得了什么毛病?

谣言传的永远是最快的,在曾被薛洋欺负过的人中迅速选举出有胆识的人当领头,带众人打算去讨伐恶人薛洋,在这种有机会报仇的情况下谁也不想错过。

但是薛洋像是玩起了捉迷藏,怎么找都不见人影,神出鬼没,有了消息,赶到时人已经走了,有人说薛洋是怕了,有人说薛洋在计划什么大事,也有人说薛洋疯了,是啊,若是平时的薛洋,遇到这种事第一时间就把他们一锅端了。

所以在风暴中心的薛洋到底怎么了?

薛洋只是迷上了听雨。












“下雨了?……你在吗?”

“我在。”

“好久没下雨了,雨声真好听啊……”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有多好听。”

“你仔细听听。”

薛洋看着站在窗边双眼蒙着白纱听雨的晓星尘突然想到一句话。

“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晓星尘笑的很温柔,薛洋觉得眼前恍惚了一下,末了,眯着眼,望着晓星尘,笑了。

若有人看到当时的薛洋怕是要吓的半死,薛洋怎么可能会有那么温柔的笑容呢?

“是啊,是挺好听的。”和你一起听,什么都好。



听说最近有个蒙眼的白衣道人喜欢在下雨的时候站在屋檐下一个人听雨。

有人奇怪,那道人……很像明月清风晓星尘道长啊。

鲸落

         

              海洋,总会告诉你,你想要的答案。
             
               下雪了,很冷,很美,像天外星空。这里没有光,黑的深邃,海底的黑洞正吸引着我。周围的雪,亮着,莹莹的绿光,我似乎哭了,它和海的味道一样。海洋的雪,恍惚星辰。
               我的身躯已经被啃食的差不多了,大海是温柔的,我生育为大海,离去亦为大海,这是我唯一的归宿,。吃骨虫攀上我的骨骸,冰冷的,已经失去了,周围雪落纷飞,却是向海面飞去,是雪在飞舞,还是我落的深度它们无法追随。
                已经16个月了,我在海里沉默,我庞大的身躯无法再把我带到海面,我的族人无法送我沉入深海,我还记得它们在海中盘旋,像极了空中飞旋的鸟儿。我听到了它们的悲鸣,凄凉婉转的,声声飘荡在蓝色中,我始终沉默,我试着回应它们,没有了,哭诉一切的声音,回去吧,回去吧,它们听到了,我的族人流泪了,我不知道,那是海吧。只能到这了,只能再看最后一眼,最后诉尽悲哀,我知道的,大海总是温柔的,它们转身,带起漩涡,我想,不远了。
                  我闻到了,大海的血腥味亦是我的血腥味,大海的血脉在我周围涌动。我想起了,我追随的海岸,记忆里的海岸并不美好,我的族人流着大海的血,倒在岸上,它们的眼神无助着,它们想回到大海里,温柔的怀抱,绝望的挣扎,深红的海,悲伤的,我的族人最后的温柔只会留给大海。我看着身边的大人游去,再也没有回来,我悲伤的知道它们不会回来了,回不来了,我被留下,只有我留下了。
                  我潜入海中,游向我族人,我发出一声悲鸣,回不来了,族人感受到了,孩子,孩子,它们在呼唤我,大人轻轻伏在我身旁。我周身的血腥味散在海里,清澈的可以穿过苍穹的鸣声在海中敲击破坏,那时我觉得大海是凶残的。
                   海上的星辰落在我们身上,我和族人跃出海面,呼呼——,有风疾过。海水的温度是高的,暖的,对于我们来说,我望见了星海,一点一点沉入我的眼底,璀璨若鲸。
                   我落在大海最深处,我从来没有那么温柔过,这些都留给了大海。24个月了。



                   一生,一场鲸落。